第112章 他又来了
书名: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 作者:五行缺金 本章字数:2277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20:54:03

第112章他又来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面对沈卿元的提议,众人没有反驳,一路跌跌撞撞直奔山下。

到了普陀镇上,几个人是饥肠辘辘,要命尴尬的是他们几个人都是半夜被人轰下山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用来付款的东西。

因此,几个人饥肠辘辘的满眼冒着绿光盯着一个笼屉上的热包子。

“我要吃三个,我,我要五个……”

但店家看着仅着亵衣的沈卿元抱着一个娃娃,另外的女人虽穿着外衣,却是个紧身衣,一看这几个人就不是正常人。

他斜眼拍掉她们伸过来的手:“你们有钱吗?”

“卿哥哥,给他钱,让他狗眼看人低。”

沈卿元难得嘴角僵硬的蠕动了几下,最后冷冷的盯着店家:“衣衣说她饿了要吃你的包子那是烧香拜佛都求不到的,还想要钱?”

“……”司雪衣,她是饿了,可没想要白抢啊?

斜眼看了看沈卿元:“你,不会是没带钱吧?”

“半夜被急着去找你,除了我的腰包,其他都落在山上了。”

“那,那你的腰包里面总会有钱吧?”

“我从不将那些俗物与药材放在一起。”

俗?特么饿肚子就不俗了?

司雪衣到这个时候真想要挖开沈卿元的脑袋看上一看。

她气恼的转身又看向肖如意:“那你呢?”

上下摸了一遍,肖如意摊开手撇撇嘴:“我是去找证物,怎么轻便怎么来?”

要哭了,大半夜在半山腰被人要打要杀的,弄到天亮又差点儿死在瘴气里面,好不容易捡条命,难道要活生生饿死不成?

正在司雪衣想要嚎啕大哭的时候,有人丢了一锭银子在桌上:“给她们吃饱了。”

这声音……

司雪衣转过身去,猛然间就朝着那人伸出手臂,几乎是痛哭流涕的喊道:“子子,抱抱!”

风子祁似乎很是满意司雪衣对他的这般热情,马上抬手过去,却又被沈卿元扭头闪开。

“你怎么来了?难道不怕你家后院再次起火?”

“大师兄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堂堂国师第一高足,却被几个和尚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还好意思将衣衣留在你怀里?”

“……说到这件事,归根到底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没有将这个天下治理……”

“卿哥哥,你也来一个,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打架。”

司雪衣用那只脏兮兮的小手胡乱的在沈卿元雪白的亵衣上蹭了两下,一个雪花白的肉包子强行塞进了他的口中。

沈卿元虽然十分的不情愿,却还是得意的朝着风子祁扬了扬眉梢。

突然出手如电,想要从沈卿元怀中将衣衣夺回来。

但后者在渭东村有了前车之鉴,早已利落的转身,将衣衣锁在自己的怀中。

“沈卿元,衣衣还在吃东西。”

这一点让他有些犹豫,终于二人不再争斗,老老实实在对面的茶棚坐下。

呼呼啦啦,身后俨然一排侍卫将小小的茶棚围得水泄不通。

肖如意常年生活在民间,多少有些介意的说道:“喂,人家也是要赚钱吃饭的,你找这么多家伙围在这里,人家还怎么做生意?”

磕,一颗银锭子被人摆放在茶老板的掌心上,他先是畏惧的哆嗦了一下,很快却又笑逐颜开。

“姑娘别担心,客官给咱的银子,够将我这个小茶棚买下来了。”

“哼,在这里显示自己银子多?”

“嗯,不多不多,起码比你多!”风子祁开口讽刺。

“你……懂得懂得长幼有序?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大师兄。”

“哼,若不是她非要依照年龄来排,我才该是大师兄。”

“我呸你不要脸……”

“好了,都消消气,喝口茶!哎?我说那个……了空师父,你怎么不进来?”

如今在抬头看着那头上戒疤上都有了伤痕的了空,肖如意反倒觉得是自己对不住人家。

可了空却始终拘谨的站在茶棚外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没想到贫僧竟在有生之年遇见了贵人。”

“怎么地?就他是贵人?我们都不是?嗝……”司雪衣被这句话气得抢着开口,却反被包子噎住。

几乎是同时出手,两杯茶摆放在面前,司雪衣顺手抓了个最近的灌下去,猛烈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

“衣衣,为何不喝我的茶?”

嗯?司雪衣抬起头,就看到风子祁像是受伤的眼神。

她牵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就,就找了一杯离着近的。”

“你刚刚还叫他卿哥哥?”

“可不就是,卿哥哥,亲哥哥,我就是衣衣的亲哥哥!”沈卿元十分得意的将怀中的肉团子朝着半空高举了两下。

殊不知刚刚还紧张的气氛却突然缓和,风子祁的眼底迷雾散去,端着茶杯轻笑道:“亲哥哥?那也要看她愿不愿意……只不过,我对那个称呼不感兴趣。”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该不会你想要衣衣叫你什么不能说的称谓吧?”

阴沉的脸色中又带着一丝丝阴鸷,风子祁却眼光灼热的盯着司雪衣:“是,我是想要衣衣叫我一个称谓,只有她能叫的!”

要死了,风子祁这个疯子,她现在可是个三岁的娃娃,他干嘛露出那么露骨的表情?

看着两个大男人似乎又快要因为奶团子而掐起来,肖如意急忙起身:“了空师父,你还是进来喝杯茶吧!顺便,我还想要听你说说那个妙音法师……”

“哎?妙音法师啊,这位姑娘也是听了他的传奇故事才来的吧?呀,这不是普陀寺的了空住持吗?您这是怎么了?这是从山上摔下来了?”

经由茶棚老板的辨认,很快四周就聚集了不少人群。

从他们的脸上不难看出,在这个普陀镇,普陀山上的普陀寺里的和尚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信仰。

了空纠结了许久的眉头,终于落下悔恨的泪水,他郑重其事的朝着众人低下头;“各位实在是对不起,以往都是小僧的错,才会让普陀寺遭此横祸。”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