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热心警察
书名:他来时星月落怀 作者:不见归康 本章字数:2329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0:12:33

被自己深爱,被自己出卖,被自己钉在十字架,被自己取下来。其实雪下不下来,都阻挡不了我的白。

——余秀华《雪》

——————————

窗帘被严丝合缝地拉上,灯光爬延在了许夏梦的脸上,旋转着蜿蜒而下。

不过眼前这美妙的一幕并不能让景初沉醉,因为电话里的女声,突然尖叫起来。

“吴幸川?”

为了防止自己的耳朵受到迫害,景初拿远了手机,嗓音低沉,“我不是吴幸川,我是景初。”

电话那头安静如鸡。

“你有事吗?”景初淡声问。

“我姐姐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这里?”都这么晚了,许夏梦身边还有个男人,这很难不让冬醒胡思乱想。

“这你得问她了,”景初俯下/身,拍了拍许夏梦的脸,“醒醒。”

眼看着许夏梦动了动,景初往旁边避了避。

上次差点一脚踢断他子孙根的事景初至今心有余悸。

好在这一次许夏梦很是安分,悠悠转醒后揉了揉揉眼睛,一脸茫然,“我怎么睡在这里了?”

“这你得问你自己,”景初对她的反应十分漠然,手机也递给她,“接电话。”

“谁的?”许夏梦疑惑地接过,谁会这么晚打电话给她?

很快,她又注意到景初离她远了至少一米,更奇怪了,“你离我这么远干什么?”

“你妹妹。”

后面两句话是同时说出口的。

许夏梦顿时尖叫;“什么?”

景初揉了揉受到二次伤害的耳朵,心想还真不愧是亲姐妹,连尖叫的幅度和频率都差不多,“我怕你随时又能给我来上一脚。”

这样子你的下半辈子性福就没了。

景初说了什么许夏梦已经完全没心思听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冬醒听到了景初的声音自己到底该怎么解释和景初的关系。

而电话那头的冬醒已经幽幽地问:“姐姐,刚刚那个男人是谁啊?”

“……”

许夏梦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难道真的要她说,这是她叔叔吗?

怎么可能啊。

要是她有个叔叔,冬醒会没有?

这个方法不可取。

“姐姐?你还在听吗?”冬醒听那边半天没声音,追问道。

“我在。”许夏梦握紧了手机,

“你快告诉我啊,刚刚那个男人是谁?”见许夏梦一直不回答,冬醒不免焦急起来。

虽说那个男人说自己不是吴幸川,是景初,但毕竟也是个男人。

哪个正经男人会这个点了还和许夏梦待在一起啊?

冬醒万万没想到的是,不正经的,从来都是许夏梦。

“他啊,”许夏梦悄悄地看向景初,在发现后者也在看自己的时候,尴尬地笑了笑,“是个警察。”

许夏梦的这个答案十分模棱两可,却也成功转移了冬醒的注意力。

“警察?你在警察局?”冬醒第一反应就是许夏梦被吴幸川欺负后报警了,“是不是吴幸川欺负你了?”

“啊?”许夏梦不知道为什么冬醒会突然提到吴幸川,矢口否认,“不是,我不在警察局。”

“那你旁边为什么会有警察?”冬醒抬高嗓音。

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的话,那么她是不是,还是来不及了?

可再仔细听许夏梦的声音,却也不像是被伤害过的样子。

“是这样的,”许夏梦急中生智,果断编了个故事,“我今天下午和室友出来玩,晚上准备回去的时候她们突然不见了,我就,我就一个人瞎走,结果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然后呢?”冬醒对她这套说辞半信半疑的。

“然后嘛……然后……”许夏梦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翘了翘脚丫子,试图想出一个既能让景初合理出场又不引起冬醒怀疑的理由,“我就遇到警察了,警察把我带回警局。但是呢,警局今天休息,不允许我在警局过夜,打算送我回学校,然后这名热心的警察说太晚了,让我先去他家休息一晚上,明天再把我送回去。”

热心警察景初:“……”

真是把他塑造得多么高尚多么伟大。

都能去参加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竞选了。

说完后,许夏梦紧张地等待冬醒的质问。

这一番理由说出来,别说是冬醒了,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然而冬醒这一次却好像没有听出来她话语里的百般漏洞,沉默了两秒,突然问:“姐姐,你和吴幸川现在怎么样了?”

许夏梦不明白冬醒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顿了两秒后才回:“我跟他分手了。”

听见姐姐分手了,正常情况下的妹妹不说有多难过,至少会表达一点安慰,否则肯定不是亲姐妹。

然而冬醒非但没有安慰许夏梦,还十分激动地说:“分得好啊分得好,姐姐你终于清醒了。”

由于景初刚刚接电话的时候开的免提,所以冬醒这句话被景初一字不落地听了去。

许夏梦听完后心里五味杂陈,冬醒真的是她的亲妹妹么。

而她还没有什么表示,景初率先笑出声来。

看来,许冬醒,比许夏梦是要聪明那么一点儿。

“冬醒啊,”许夏梦听着妹妹止不住的高兴语气,无语地道,“虽然我知道你很希望我和他分手,但你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高兴吧?”

电话那头的冬醒收敛了笑意,突然严肃地问:“吴幸川,他没欺负过你吧?”

虽然这一世许夏梦和吴幸川分手了,但冬醒害怕的是,许夏梦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的结局,也许会和上一世一样。

“没有,”许夏梦低迷了语气,又想起下午和吴幸川说的那些话,“是他出轨了,我提的分手。”

“死渣男,”冬醒一听愤愤道,“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嗯,”许夏梦听着妹妹的声音,已经能想象出她同仇敌忾的模样,心情稍微好了点,“你打电话来,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了没有了,”唯一担心的事情得到解决,冬醒立马道,“不过你都和他分手了,以后就不要再来往了吧。”

除非等一周后的那天过去,冬醒才能真的安下心来。

“肯定的。”许夏梦答应下来。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